首页>魅力电白>电白文化

电白民间艺术

来源:电白区地志办 发布时间:2016-08-24 16:53:05 阅读次数:

        【电城麒麟舞】  在粤西地区,只有电白区电城镇楼阁村流行“麒麟舞”。“麒麟舞”是电白古老的民间舞蹈艺术。逢年过节、神诞醮会,秋色出游,人们舞起麒麟,以表达迎祥纳福、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良好愿望,这与中国民间素有的“麒麟献瑞”之说一脉相承。电城楼阁村的“麒麟舞”曾多次参加全国、全省的麒麟舞大赛,并因具有与珠三角乃至全国各地的麒麟无论在造型或舞蹈风格上都别具一格的地方特点而引起专家们的关注。

        麒麟舞的由来已久。相传很久以前有一年,天逢大旱,瘟疫流行,颗粒无收,民不聊生。土地公公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当即找来笑面佛,商讨辟邪消灾、拯救生灵的办法。可是笑面佛也无奈,他只知道有一种叫麒麟的神兽有这般法力,但不知道到哪里才能找到。这时土地公公想起了孙猴子,于是他们找来了孙猴子。孙猴子果然神通广大,只见他一个筋斗云跃上云宵,四方一望,按落云头说:“有了有了,我带你们去!”在孙猴子的带领下,他们终于找到了麒麟洞。他们把来意一说,麒麟即答应随他们下山。土地公公带着麒麟来到人间,麒麟即施法,喷火献瑞。顿时人畜安康,五谷丰登。此后人们便把麒麟奉为吉祥物,并把麒麟出山镇灾辟邪的故事编成舞蹈,谓之《三星会友·麒麟出洞》,每逢年节便进行表演。

        麒麟舞的由来已久。相传很久以前有一年,天逢大旱,瘟疫流行,颗粒无收,民不聊生。土地公公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当即找来笑面佛,商讨辟邪消灾、拯救生灵的办法。可是笑面佛也无奈,他只知道有一种叫麒麟的神兽有这般法力,但不知道到哪里才能找到。这时土地公公想起了孙猴子,于是他们找来了孙猴子。孙猴子果然神通广大,只见他一个筋斗云跃上云宵,四方一望,按落云头说:“有了有了,我带你们去!”在孙猴子的带领下,他们终于找到了麒麟洞。他们把来意一说,麒麟即答应随他们下山。土地公公带着麒麟来到人间,麒麟即施法,喷火献瑞。顿时人畜安康,五谷丰登。此后人们便把麒麟奉为吉祥物,并把麒麟出山镇灾辟邪的故事编成舞蹈,谓之《三星会友·麒麟出洞》,每逢年节便进行表演。

        有关资料记载,麒麟像鹿,独角,全身生鳞甲,尾像牛。它身披鳞甲,舞起来威武生动,很有特色。通常以农村的晒谷场、空地为表演场地,舞麒麟分为头套和尾套,统称麒麟套,由一个男青年舞动麒麟头,一个舞动麒麟尾,随着打击乐奏出轻、重、缓、急的各种节奏,表现麒麟活动过程以及喜怒哀乐情绪。

        【旦场人龙舞】 电白旦场镇旦场村人龙起源于清朝雍正年间,至今已有270多年历史。据村里老人说,旦场村的人龙是这样形成的:当时村人在池塘中游泳,觉得纯粹的游泳已缺乏趣味,于是分成两队人马,举行“战斗”。战斗的规则是:双方都有大人和小孩,大人站在水中,将小孩托在肩上,让小孩对打,前面的小孩被打到水中之后,后面的小孩迅速补上,继续战斗,直到有一队小孩被完全打倒为止。后来人们忽然想到现在这种形式的人龙:大人抬着仰卧的小孩,一个接一个,组成龙身,前面一个小孩坐立大人肩上宛如龙头,这便是人龙。在重大节日,村民便自发组织成人龙进行表演。人龙历经200多年演变与改进,在动作、节奏、斗龙技巧等方面日益完善。如今,旦场村年年“人龙”飞舞,锣鼓喧天,万众欢呼,给全村人带来了欢乐与喜庆,使全村呈现出一派繁荣与祥和的景象。

        【电白民间艺术】 电白民间艺术众多,除了麒麟舞、人龙舞外,还有舞大龙、舞狮、舞凤、舞鳌、木偶戏(俗称鬼子戏)、放花灯、中秋焰火等。

       【电白海话歌谣】 在电白沿海地区,海话歌谣特别多,用海话唱起来也挺有趣味性的。这里就辑录几首——

(一)

光棍仔唱光棍歌,蟛蜞驮鸭过田塍。

老鼠驮猫过屋脊,蛤仔跳跳来吞蛇。

放火烧坡捉黄鳝,竹尾装笼捉水蛇。

(注:即说做光棍之人不说老实话)

(二)

月公光光照地堂,细仔地跎村过村。

有心做娘留门等,无心做娘早关门。

前娘打子使麻骨,后娘打子使铁锤。

前娘宰鸡留个腿,后娘宰鸡留条肠。

(三)

正月正,新郎家。(旧时村民过新年才闲,故请新郎过门)

二月二,买头牛子来串鼻;(农人认为这天串牛鼻才吉利)

三月三,炒虎神(苍蝇)蚊子脚;(旧风俗认为炒了就没蚊蝇)

四月四,探亚置;(姊)

五月五,龙船子上海舞;(五月五日是端午龙舟节)

六月六,开芋眼;(按季节一般要过六月初六才可挖芋)

七月七,挪尼(姑稔)甜龙眼结;

八月八,南方豆好检锲;(荚)

九月九,先生不走学生走;

十月十,新米饭胀到目;

十一月十一,夹禾草盖屋脊;(旧时穷人住宅,用稻草茅草盖屋)

十二月十二,养个鸡仔来过年。

       【电白客家农事歌谣点兵歌】  在电白山区沙琅、望夫一带,流传着许多非常有趣的客家农事歌谣,这里仅录其中一首《点兵歌》——

正月点兵去领工,衫无一件鞋无一双;

二月点兵着下秧,谷芽米饭泡清汤;

三月点兵着插田,雨水纷纷淋得好可怜;

四月点兵番薯汤,食了一场又一场;

五月点兵灰水粽,食了一双无糖送;

六月点兵着割禾,水推谷来转骂个老板婆;

七月点兵鸭麻丸,猪肉两斤鸭两盘;

八月点兵月团圆,盼与家人早团圆;

九月点兵芥菜包,食了一篓又一篓;

十月点兵着割禾,水推禾杆埋怨个老板婆;

十一月点兵犁霜冻,犁到脚头黄又肿;

十二月点兵松又松,没过多久就散工。

(吴望星 搜集整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